小帕不知道

所有全文见紫色电鳗:小帕不知道

  有没有兄弟粮吃啊有没有啊,孩子要饿死了

  

  饿到准备迫害亚撒

雪茄与猫罐头

  一只@是个果子捏 果子劳斯家的小野猫。点击就看野猫挨打——

  

  FM

  

  一个狡猾的猫咪小偷被狠狠教训了的故事!

  

  (1)

“所以,这是这周第三次被盗了。”

说话的女人靠在墙壁上,唇色略浅的嘴里叼着一根没燃尽的雪茄,小麦色的皮肤上一双如镰刀削过的眉毛微微上挑,粗卝硬的天然卷发被一根深蓝花纹的头巾包裹卝着,只有几缕不听话的黑发垂在鬓角。她虽然是在问话,但是语气却像在陈述一件事。

她的声音并不严厉,甚至可以说是轻言细语,嘴角还带着一点笑意。但在接连损失了三件昂贵货物之后,在场的都没有人敢出来答话。

“还挺会偷的。”

不大的仓库里除了她之外个个都是高壮健硕的男人,她和这些男人一样都穿了一件黑色的背心,露卝出来的皮肤也是被阳光和汗水充分滋卝润过的颜色,但哪怕她只穿了一件胸衣,男人们也不敢多看一眼。

“桑塔,你来说说。”

她随意吸着烟,在被盗的地方绕了一圈儿,然后找了个箱子坐下。点名的男人站出来,指着被翻乱的货架和空了的盒子说:“这个地方治安一向不好,当地有许多孤儿和混混四处流窜作案,警方和本地人都拿他们没办法。而且这些人不偷本地人,专门针对外地来的商客,加上民风排外,几乎无法解决。”

“这甚至成了坎辛贝的灰色收入,本地人默许小偷盗窃外地商人的货物,甚至会提卝供一些帮助。很多因为这里的大集市和丰富特产而慕名前来的商人都会损失一笔。要么花钱聘请这里的人帮忙把守,或者给警卝察局递钱,要么被剜下一块肉走。”

等他说完,叫做卡尼的女人点了点头,然后将烟头扔在地上捻灭,“嗯,我知道了。”

淡金色的眼扫过这个堆满货物的临时仓库,卡尼站起身来,拍了拍桑塔的肩膀:“我遵守这里的规矩,你找些本地人过来看仓库,和这里的警卝察也疏通下。”

说完,她又指了另一个眉峰处有刀疤的男人,用中东地区的语言熟练地吩咐:“你和沙卡几个人去这里的地卝下市场逛一遍,把明天新进翡翠的消息也放出去,然后安排人日夜在这里守着。”

“没有第四次。”

(2)

穿着黑色风衣的人越过酒吧里的醉汉们,向最里面走去,只见他站在了靠近窗户的那桌前面。

啪,装得沉甸甸的袋子砸在木桌上。

坐在酒吧最里端的人挪动了一下卝身卝子,借着昏暗的光线露卝出一只轮廓挺卝立的猫耳,他漫不经心地喝着杯子里的新鲜牛奶,用一根手指拎起袋子掂量了一下。

“真不少。”

少年抬起来看向来人,他的脸上涂画着神秘的白色纹路,一双蓝色的眼睛总是让人想起沙漠里的一片湖泊。他长着一双黑色的猫耳,模样不过十几岁,在这里却没有任何人想轻视他。

“下次有这种事可以再叫我。”他晃了晃钱袋,“我很满意报酬。”

“最后一次。”穿风衣的人在他对面坐下,“还是这位老主顾,他们会新进一批翡翠,你只需要拿出其中两件就可以了。”

少年笑了一下:“可怜的商人。”

“成交。”

卡尼将新雇来的人分成了三批,没批当中都加入了她自己的人,全天看卝守她的仓库。加上和警卝察局也送了不少钱,近段时间她的货物都安然无恙,只剩下刚谈的最后一批翡翠入库后,她就会安排船只返程。

拉开锈红色的窗帘,卡尼披着外套在阳台上点了一根烟。坎辛贝的夜晚是繁华的序章,彻夜不眠的灯光将整个南部集市照得如同白昼。这样的喧嚣热闹会一直持续到天明,然后换成刚做好美食的摊贩延续这熙攘的集市。

此时,在仓库后方的墙上,雪松悄无声息地跳下了一米多高的墙,落地没有任何声音,明亮的蓝色卝眼睛环视了一周,然后露卝出一个颇为不屑的笑容。

他看得出仓库的主人加紧了防护,值守的人员多了几倍,但坎辛贝错落紧卝靠的院墙是他有利的条件,所以对于他来说出入仓库依旧是有机可乘的。他又翻上了另一堵墙,蹲坐在墙头的隐秘卝处,无声无息地观察着下面的值守人员。

凌晨两点钟,坐在后门门口的人打了个哈欠,然后和同伴嘀咕了两句,起身走到角落里解手。雪松看到这里皱紧了眉——猫咪一些爱干净的本质。

凌晨两点十五分,他见到了那些外来的中东人,为首的一个人辫着发,打了几个手势,另外的人将仓库的后门打开。

就是此刻了。

雪松落了地,打个滚扒上开来的运输车车底,顺利进入了仓库内。他的身手敏捷,一个翻身就从车底滚到了堆放的箱子后面,整套卝动作行云流水,几乎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他躲在箱子中间,没有被任何人发觉。看着他们从运输的车辆上搬出来一个密封包裹的箱子,雪松透过箱子之间的缝隙往外看,见那些中东人将箱子打开后就等候在一旁。不一会儿,从仓库又进来了一个包着花头巾的女人,女人穿着贴身的吊带和长裤,套着耐磨防风的外套,黑发深肤,叼着一根雪茄,是个典型的中东女人。

她应该就是背后老板,那些人等她来了才将电灯大开,然后掀来了罩在箱子上的红布。“不错。”雪松见女人拿起一块切割过的翡翠,对着灯光仔细查看了一番,然后点了点头,对之前扎辫子的人说:“尾款给他们。”

女人的作风倒是雷厉风行,交易在十几分钟内就完成。运输车辆开出了仓库后,卡尼转身对属下吩咐道:“记得看紧了,明天我们就启程回去。”

“是。”

不一会儿,仓库的灯关了,大门也渐渐关上,随着一声明确的落锁声响起,雪松迅速从箱子后面翻了出来。

漆黑的仓库没有一丝光亮,但在猫科动物的眼里却十分清晰。雪松瞄准了装翡翠的箱子,迅速打开盖子掀开了红布。

就在他挑选哪三件才算得上顶级的时候,仓库的灯突然啪地一下打开!

不好!狡猾的商人!

雪松暗骂一声,揣了两块翡翠迅速跳上架子,双卝腿一荡就攀上了房梁,他四肢并用爬行至角落里,但却发现通风口已经被死死钉住了。

“原来是一只偷东西的小猫咪。”卡尼挑了挑眉,将雪茄的烟头扔在地上踩灭。她的目光从大开的货箱挪到扒住房梁的少年身上,少年的脸上没有太明显的表情,但毛卝茸卝茸的耳朵和尾巴上几乎要竖卝起来的毛便将他的情绪暴卝露无疑。

雪松深吸口气,环顾底下几个成年男人,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出路。

一双猫眼左看右看,卡尼仰头看了半天,才发现是只浅色的猫——虽然皮肤颜色略深,耳朵也是趋于黑色,但其他部位的毛发几乎都是米黄颜色,尤其是那条竖卝起来的猫尾巴。

在几分钟前,卡尼还想着要将小偷的双手剁下来扔进海里喂鱼,但现在突然有了别的想法。

女商人走南闯北多年,还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小贼。

狡猾,可恶,但又可爱。

她坐在空木箱上,惯叼着烟,对雪松招了招手道:“这里的所有出口我都让人钉死了,你出不去的,下来聊聊。”

 联文写完之后放在单位电脑里了orz现在进不去,可能要等节后才会发了 

1个置顶

  请多多致信!

              ——你的小狗。

  

  →全文见紫色电鳗软件:ID全网同名

  

  →热爱童话,热爱温柔,热爱糖果!

  

  →请多多和我交流!

  

  →支持点梗、约稿、私信聊天:D

  

  →虐梗哒咩❌

  

  谢谢每一位点赞推荐评论的朋友的大力支持!

  

  

【ydtr有点甜】原耽同人小圈联文活动终宣

天冷来串郡肝肝:

     



     【ydtr有点甜】原耽同人小圈联文活动


  活动时间:2022.10.1


  活动tag:ydtr有点甜


  策划:@途不归 


  海报:@途不归 


   


   【发文时间】:


  00:00——@_谁不曾谁不想_ 


  01:00——@凭栏听风 


  01:11——@Throne🌙 


  02:00——@空白君咕咕 


  06:00——@个六 


  08:00——@彤心 


  11:00——@曦风夕雨 


  11:20——@阿清今天不熬夜! 


  13:00——@朝玉yuki 


  13:14——@糖醋小狗 


  14:34——@昨天屁话多 


  17:00——@栀琼乔阳 


  17:20——@桐小宴 


  18:00——@晏南辰 


  18:30——@途不归 


  19:00——@椒言味咕 


  20:00——@小帕不知道 


  20:30——@故里 


  21:00——@蒋子兮吖 


  21:30——@是小君吖 


  22:00——@坚果酱 


  22:22——@ʚ北溟有鱼ɞ 


  23:00——@甜甜眠 


  23:33——@往北开 


  


  感谢以上所有老师的参与


  各位老师及读者玩得开心


  


  原耽同人小圈联文2.0,敬请期待


  


  


  

  @是个果子捏 果子劳斯家的雪松。深夜来一段

  

  他确实,不是寻常的小猫——第七次带回闯祸的雪松后,卡尼这样想到。

  

  包着手工刺绣头巾的黑发女人插着腰,在上演一场人猫大战之后总算将呲牙咧嘴的猫咪少年按在了沙发上。和第一次相遇时那样,卡尼放过了自己被挠了不少印子的手,用皮带把不服气的小猫揍得只能面服心不服。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每次都要和猫咪少年打一架的卡尼又叼起了烟。能从马戏团逃出来,又在市井中长大的野生猫咪确实不是个善茬,想到初见就来自于雪松偷走的三件珍贵货物,卡尼一度怀疑为何要想到饲养一只野猫。

  

  但他确实很可爱。

  

  如果雪松听到自己被可爱二字形容,又会开始使用他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收集来的当地俚语,一边懒懒地摇着尾巴,一边把卡尼气得够呛。

  

  他是我生意上的对手派来折磨我的吗?

  

  将怕疼的小猫短暂驯服之后,卡尼一边摸着猫耳朵一边再一次感叹。

  

  将野外生存技能点满的小猫变成家养小猫,实在是任重而道远呢。有时间去请教一下露种大街103号的魔法师吧,听说他家也养了一只猫咪少年。